墨染潇湘绕郴山

太多纷扰,不会写字了。

一年过去了。
一年前我坐在高三的教室里,把虚胖的身躯塞在如刑具般的硬桌椅里。我每天都在虚构一个人,那人在每晚十点五十分放学的时候把车开到校门口,接我去一个有张宾馆那样白色双人大床的房间,然后告诉我我帮你请了明天的假。我画画烂的一逼,我从小就字丑,我也就觉得字丑的人会画画才怪。所以我把那个虚构的人写下来,我从看了火影之后写第一篇同人文,写完对着本子说呵呵你484洒,到了高三已然傻出境界,让观众看不出我傻白甜的本质文风。
我就想说我去年的时候还是会他妈的写两句话的啊。
一年过去了。
一年前我有神经衰弱,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半夜就在那个没有冲水系统只能用铲子铲屎的学校公厕发呆,好在睡前大妈都把屎铲干净了没那么臭。那时我会给“别人”打电话,他们也都听,我多么中二他们都苦口婆心。现在我依然是个矫情逼,可是除了长大之外有哪里不一样了。
“别人”去哪了。
一年过去了。
一年前我刚踏入大荒,真是处处鸟语花香,有个就算喜欢我也对我抠门的人渣师父,有两个好人基友,有一切。我这门派设定就是鬼是活死人,注定孤独一生与右手相伴。刑堂是极好的去处,有师门第二帅的npc陪你煲心灵鸡汤,告诉你你就是这么惨打个游戏都没人喜欢你。我摸爬滚打混出一身75世界套,不上yy都以为我是纯爷们,我每天约斗结束都想大喊老子就是牛逼啊。
而当我打开好友列表一看,这他妈都是谁啊。



(图:鬼墨驻地,刑堂)

我发现大家都对鬼墨这个新门派很好奇,所以天天有人找我pk,但是还是个63级的小鬼墨妹子所以给大掌门丢脸了。。。
下本的时候我总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对,因为我发现我们家的塔超远距离引怪,明明什么都没有还得让大家打半天,而且女儿繁花这个补血又不怎么给力,说是减轻冰心负担又有点多余。。。
今天我们四个人去了云麗的本,说是试一试其实就是打酱油,最后那个boss一百级,我放的塔瞬间消失,我以为电脑卡,结果血槽秒秒钟清零,然后我就笑了。
接着所有人都呆掉了,冰心姐姐看到我们秒倒然后义无反顾的冲上去说我来陪你们啦啦啦啦啦啦啦——回音还没消散就全部回到入口了。


——这里小鬼墨妹纸一枚求勾搭^ω^

第一篇发表,来一张我最满意的照片吧。这个城市叫重庆,我来上大学之前,刚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段日子经常会梦到他,而且他果然不辜负我的期望。
他应该是个男孩子,喜欢吃重口味的东西,打扮的不像香港那样时髦,也不像北京那样随意。他喜欢背包,身高不是很理想,但是性格很好,而且经常下绵绵的细雨,植物们四季常绿。
他很真实,生活气息浓郁,但是也宛如一片山林,街道像一条条河流般川流不息。
不过河里流的是火锅汤。
现在我躺在他怀里,总体来讲还是很舒服的,因为时间在这里悠悠的打起转来,像雨滴那样也不愿走了。